足球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足球资讯 >

如此悬殊的比分已经不是技术能力的问题

时间:2018-06-27 16:31 作者:admin 点击:

  在世界杯这场一直被欧美垄断的盛宴里,亚洲足球在大多数时间里一直扮演着陪坐的角色,虽然极端的情况在2002年的日韩世界杯上出现过一次,但谁都明白,那不是亚洲足球的真实水平。而随着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展开,亚洲球队也迎来了告别的时刻。在为伊朗队感到遗憾的同时,期待日本队能更进一步也成为亚洲的共同存念。
 
  从对战西班牙、葡萄牙两强来看,伊朗的防守体系和战斗意志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两个失球,一个是科斯塔的被动触球,有相当的运气成分;一个是葡萄牙奇兵夸雷斯马的神仙射门,可以说,这两个失球和伊朗的防守体系关系不大--在奎罗斯精心打造的大巴战术加持之下,伊朗足球铁血、顽强的特点得到了完美地诠释,甚至仅仅从防反战术的层面而言,伊朗已经达到了亚洲球队的上限,足以和欧洲强队抗衡。
 
  当伊朗人在为出线血战到底时,沙特人在一场为荣誉而战的比赛中却多少有些意外地击败了拥有萨拉赫的埃及队。不过,这场迟到的胜利却恰恰反映了沙特足球乃至海湾足球(伊朗除外)的一个特质--在需要承受压力的比赛中他们往往是先崩溃的一方,而在没有心理负担之后,他们反而可以将其技术上的特点发挥出来。其实,沙特足球在精神上的虚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揭幕战上的0比5惨败给东道主只是16年前0比8被德国痛击的延续而已,如此悬殊的比分已经不是技术能力的问题。
 
  海湾足球其实从来不缺少个性鲜明,技术出众的球员,但天生的精神属性决定了他们的上限和下限之间存在巨大的空间,所以他们不乏奥维兰单骑闯关的高光时刻,却也始终摆脱不了在强悍之敌面前一触即溃的命运。
 
  和沙特已经确定出局,只是在为荣誉而战相比,伊朗直到和葡萄牙战至伤停补时阶段还挣扎在生死线上,这支剽悍的波斯铁骑战斗至最后一丝血才昂首离开,令人动容。其实,在亚洲诸强之中,伊朗足球一直就是在战斗意志和整体协作上最接近欧洲的球队,他们甚至一直有亚洲德国队的美誉。目前的这支伊朗队虽然缺少如当年马达维基亚、代伊这样特色鲜明的球员,但依然保持着整体强悍、攻防严密的特点,而在葡萄牙人奎罗斯的多年打造之下,伊朗队在整体防守上更加强调战术纪律,而为了打造防守体系,奎罗斯甚至不惜把荷甲金靴贾汉巴卡什放在替补席上。
 
  和日本足球事实上已经完全超越亚洲相比,韩国足球虽然在2002年达到了成绩上的巅峰,但其实他们却依然没有摆脱他们的老路——尽管韩国足球已经出现了如孙兴慜这样的世界级球员,但还是困在重精神、轻意识,重对抗、轻战术的死胡同里了。也许,2002年的一次精神胜利法让他们尝到了足够的甜头,无节制的拼抢,乃至把犯规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战术高度显然已经成为了韩国足球在对抗真正强队时的重要倚仗,以至起码的节奏控制、相对清晰的战术线路选择在现在这支韩国队身上都很难找到。所以,如果他们还要以匹夫之勇叫阵德国队,结果可想而知。
 
  顺便说一句,澳大利亚足球不在讨论之列,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亚洲足球。
 
  随着沙特和伊朗的离开,亚洲足球在世界杯上也只剩下了东亚两强在维护着剩下的尊严。作为东亚足球的传统代表,如今的日韩足球都不约而同地走上了借鸡生蛋的道路,旅欧军团都已经成为了国家队的支柱。但其实,日韩走的并不是一条路。
 
  以2002年日韩世界杯为时间坐标,日本足球其实已经完成了“脱亚入欧”的蜕变。在技术风格上,日本队已经和所有亚洲球队踢的不是一种足球了,如今的日本队在整体传控上的水平已经达到了欧洲准一流的水准,甚至在局部配合和某些时段上,他们在场上的传接水平和战术意识已经达到了西班牙和德国的水平,这也让他们有底气和能力在任何对手面前坚持自己的传控打法--碾压亚洲球队显然已经不是他们的目标了。
 
  不过,在技战术能力已经具备抗衡欧美的同时,日本足球先天的软肋却依然存在--强力前锋和门将。在日本的旅欧球员中,虽然不乏冈崎慎司这样在英超征战的前锋,但冈崎慎司其实依然只是一个活力型锋线球员,需要足够的体系支撑,甚至他很难成为战术支点和一锤定音式的人物,这也正是日本足球多年来解决不了的问题:没有一个真正的强力中锋。从这一点上而言,也许就会明白当大迫勇也这名年轻的中锋出现时,日本足球将其视为珍宝的原因了。但一个大迫勇也恐怕也难以承载日本足球的奢望--当战术能力已经达到上限时,日本足球想要真正在欧美列强的重围中杀出,恐怕只能期待出现像中田英寿、本田圭佑、香川真司这样级别的强力中锋了。